註冊 登錄 [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動漫日輕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動漫大全
首頁 動漫日輕 中二病也要戀愛 第一卷 第01話 小鳥游六花   
   
第一卷 第01話 小鳥游六花

   「好,讓我們開始第一屆可愛女生選拔賽吧!」

「哈?」

在我身旁走著的一色,突然宣布了謎之選拔賽的開始,我不假思索就反問了回去,那可是和直到剛才為止還在進行的考試答案互對沾不上八輩子關系的話題.

「『哈?』你妹啊!我們班里最可愛的女生是誰這個問題差不多該決定了吧——是像這樣隆重偉大的選拔賽啊,現在要開始做的就是這個咯!」

「這麼突然換做是誰都無法理解的吧!剛才的社會考試的答案互對哪兒去了!?」

「比起答案互對什麼的還有更重要的事吧!?現在我察覺到了,當然也想馬上把這個重要的事傳達給富樫嘛!快說快說,你看上哪個了?」

「為啥是從我開始啊!?」

「收集普通男性的意見也是必要的步驟之一喔,像我這樣平等看待每個女生的人是很難做出選擇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會為聽到『普通』這個詞而感到有那麼點兒高興,一色並沒有發覺我這微妙的心情,繼續自顧自地說著.

「在我看來的話,所有女生都可愛得讓人忍不住憐惜,這才想要聽聽你的意見啊!」

——說著就燃了起來.

「唔……」像是考慮著一樣,我碎碎念了一句.

一色誠.顧名思義,誠心誠意,任何事情都以真城相待的家伙,真心是個很有趣的人.

就連外表也像是把"老實"這種抽象的東西具體化了一樣的男人,明明不是運動部的卻留著板寸頭;他是如假包換的,在當下已經成為稀少物種的,把制服認真穿戴整齊並把襯衫乖乖紮進褲子里的"老實"君一枚.

大概是多虧了這死心眼兒的認真做派,他當上了班里的風紀委員.

其實我總會暗地里思索,風紀委員什麼的大概都是些一直高喊著「不要在這里說三道四地嚼舌頭,那簡直是在敗壞風氣」這樣標志性的口號,然後再胡亂揮舞著竹刀的人……

但唯一遺憾的是他非同一般地喜歡妹子,而且「最喜歡」這個詞已經無法表達他對妹子的喜愛之情,沒錯,他就是這樣一個變態.

話說這種老實巴交的性格大抵上對妹子來說也毫無魅力可言.在和他聊天的時候,經常會出現最近班里女生間的熱點話題,隨後又針對女孩子的魅力開始了長篇大論.

如此喜歡妹子已經到了令人發笑的程度.

嘛,這個世上不會有討厭女孩子的男生存在,談論可愛女孩子的話題再普通不過了,雖然我是這麼認為的.

但平常忙于風紀檢查的工作,上課時也絕對不偷偷在課桌底下打盹的一色那死心眼兒的性格,竟然會有如此變態的嗜好,這讓我覺得反差太大,似乎有點不可思議.

雖然他就是這樣一個即認真又變態的矛盾體的存在,不得不說的是,由于一色是我升高中以來交到的第一個朋友,因此從開學以來的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和他混在一起.在走廊上聊天,午休時一起吃飯,稱作摯友也不為過.

男人間的基情燃起來了靠!!

直到現在這熱火朝天的基情也依舊難以割裂,我和一色兩人沐浴著正午的陽光,得意洋洋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不管怎麼說,期中考試可是高中生為期最長的大事件啊,所有科目剛剛考完,有種無論什麼問題都能輕松回答的感覺呢.社會答案互對什麼的弱爆了.

「喂我說富堅,總有一個女孩子會讓你覺得很可愛很淑女吧.我們嘛關系啊,不想聊聊可愛女孩子的話題麼?」

一色好像也承認了我們倆的基情!!!!

總之也不能就這樣潑他冷水,看在跟他是好基友的份上只有回答了.

「啊,有的哦,我認為可愛的女孩子.班里的每個男生都會這麼干的吧,觀察女孩子各種可愛的小動作.這是人之常情吧!」

「不出我所料,這樣才是紳士啊!來吧來吧,快告訴我吧伙計!」

這是怎麼回事!不知不覺演技越來越臭了,大概要回應如此熱血的基情也不是件容易的活兒呢.沒辦法,我只好用那別扭的三腳貓功夫硬著頭皮繼續裝B.

「呃有是有……但我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什,什麼……?明明一個班的啊?!」

「在是在一個班,但我完全不清楚她名字的讀法啊.」

「喲喲~我大概知道了.可疑對象有那麼五六個.」

「靠!不愧是收集女生情報的天才,什麼都早就調查好了麼?」

「比起擾亂風紀的慣犯名單,女孩子的情報會收集得更完善喔~」

——這就是人們所說的變態吧……

「哼哼,這里記錄了所有的情報喔~!」一色邊說邊從書包里拿出了謎之筆記本,嘩嘩地翻著確認上面的內容,用更逗的表情說到.

「根據我手頭現有的情報——你說的大概是薊同學,巫部同學,小鳥游同學,生天目同學,丹生谷同學,枚方同學這六個女生中的一個吧」

「好厲害~!看到了一色的變態興趣的一部分靠!話說回來,光是聽起來就夠牛B的了,我們班竟然有這麼多奇怪姓氏的人.」

「唔……確實很多呢.比如說,巫部同學的名字寫作風鈴,讀作[KA ZA RI],順帶一提,如果叫她[FU U RIN]的話可能會發飆的喔.」

「私人情報掌握得太多了吧~~」

你給我當偵探去吧,真心的.

「說什麼呢!哼哼,從巫部同學對什麼樣的男生感興趣到她的郵件地址全都已經收錄完畢喔,其他方面的情報也在陸續完善中喔.」

「現在就把這筆記本給我看看!……」

那不是更變態了嗎?!——在這樣吐槽一色之前,我的本性先暴露無疑了.男人都是這樣可悲的生物不是嗎?關于可愛女孩子的情報不想要的家伙是絕對不存在的.即便一生都沒有用到那條情報的機會,可僅僅是知道了,就有一種賺大發了的感覺.

「想看的話就老實坦白你在意的女孩子吧!根據她的情況考慮到底要不要給你看一下也不是不行的喔!」

為啥你丫的從剛才開始就以一種高姿態看著我啊——等等,現在不是吐槽的時候吧,對于自己所在意的女孩子的情報,即便只有一點兒也好,也想要了解的心情誰都會有的吧.我當然也不會例外,所以沒辦法了.

「嗚……絕對!我們約好的哦?不遵守約定的話我真哭給你看喔!?還,還有,真的只是覺得她很可愛而已!不,不要誤會啊!!」

看到我激烈的反應,一色輕輕拍了我幾下然後「嗯……嗯!!」使勁地點著頭.

「呃,我想,大概是那個[xiaoniaoyou]吧,她就坐在我前面.誒不過我真不知道她的名字喔!因為我是富樫嘛,首文字發音是[TO],所以我就想在我前面的可能是[TA]行這樣而已啊,雖然漢字寫作小鳥到底該怎麼讀之前是不知道的,花名冊也沒怎麼看過,一直都沒有機會問.」

「噢噢~原來是[TA KA NA SHI]同學啊!小鳥游六花同學對吧?其實吧因為我對名字的念法做過調查,才知道你說的是誰啦.寫作小鳥在空中玩耍的[TA KA NA SHI]是吧.由來的話,我記得是小鳥能安心飛翔玩耍的天空,是沒有老鷹的.所以讀作鷹無——[TA KA NA SHI]或者[TA KA NA I]」

真不愧是認真的家伙,不懂的地方都有板有眼地教給我了呢.

這家伙學習成績也一定很好吧,如果期中考試不過關的話,就讓他做我家教吧!

「不過話說回來,小鳥游同學確實讓人覺得很可愛呢!」

一色話里有話地說著,滿臉壞笑地看著我.

「哪點讓你覺得好了?」他問.

哪點好……麼?現在才覺得,被人問起你覺得連名字自己都沒能好好記住的女孩子哪點好,果然是一個很難的問題.好像除了長相以外就沒有什麼能扯的了.

嘛,也可能是因為我中學時基本上與女孩子無緣,所以無意識中選擇了和自己物理距離最近,最容易在腦海里留下印象的女孩子也說不定.

但也正好是我喜歡的類型,這一點是百分百沒錯的.

坐在萌妹子的後面,根本無法掩飾自己覺得異常幸運的心情.

「嘛,其實也沒有跟她搭過話,大概是因為她長得非常可愛……吧.」

總之先這樣敷衍了一色的提問,我期待的是一色手中的情報!

「原來如此!說到長相,如果要生動點舉例說明她給人的印象的話,就是現世里出現的第一適格者(first children)!不!簡直是用來與有機生命體接觸用的聯系裝置人形終端(humanoid interface)這樣的感覺!說是冰山系的面癱嬌小美少女也不為過.最關鍵的是她一直戴著的眼罩,更加襯托出面容的完美.接著校服個性的穿戴展現出不同凡響的冷酷和美型,再加上我們學校的校服別具一格的鮮豔色彩,說她是穿得最合身的人也不為過.還有那輕盈得像黑貓被抱起的身姿,纖細的身材,讓人欲罷不能的蘿莉臉,貧乳!單從外表來看的話無可非議.」

一色滔滔不絕地說了很多溢美之詞,如果在一個不明覺曆的人面前像這樣扯得天花亂墜,恐怕那人是無法理解他到底想表達什麼的吧…還好,至少我能明白,這樣就夠了.

等等,單是外表……嗎?特地用這種讓人在意的詞語來解釋,我該說這家伙用詞恰如其分說話邏輯嚴謹麼?

先把咬文嚼字什麼的放開不管,但你也是喜歡小鳥游六花的吧,瞧你那副情緒高漲異常興奮的熊樣兒.

「只有外表好,言下之意就是內在不行麼?」

總之先趕快打聽讓我最在意的部分好了.

「喲喲~問到點子上了呢!和對有關妹子的事情一概不知的你,我會把來龍去脈一清二楚地告訴你的喔.但我接下來要說的,只是傳聞,道聽途說得來的情報,即使這樣你還要聽麼?她在你心目中的形象有可能崩壞也說不定的喔!」

都說到這份兒上了,肯定不是什麼好的傳聞了,這讓我更猶豫到底要聽還是不要,但轉念一想又釋懷了——人無完人,金無足赤,性格好又長相非凡的美少女是不存在的,就這麼簡單.

從我2個月之前第一次看見小鳥游以來,印象中她一直都是獨來獨往,當然這只是我所看見的.這樣的人大概比較容易被人在暗處指指點點吧.

我該說這是孤傲的人的命運麼.所以想嘗試和這樣的人做朋友,因為我也總是會被這樣的人纏住.

「不管怎麼說還是可以作為參考資料的吧,再說咱倆已經約定好了,你就說來聽聽吧.」

「好吧,我了解你的意思了.但我還是想說,如果因為這個壞了你的興致的話非常抱歉,你只要記住這是個傳聞,只是個傳聞,雖然也不是什麼好事來著…」

「我猜也是這樣啊,所以早就有了心理准備.」

「其實啊……」

一色說著突然放慢了語速,篩選著詞彙,像是要講怪談一樣地開始了描述.

「小鳥游同學……小鳥游六花同學,好像從初二的時候開始,整個人在不知不覺中就悄然發生了變化……跟現在的她截然不同,那時候的小鳥游同學開朗很多,也很平易近人地和大家來往,還被大家寵愛著,就像是吉祥物一樣的存在……奇怪的是,小鳥游同學像是被什麼東西附了身一樣,突然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接著她的言行舉止也開始令人費解,莫名其妙起來……就是這樣~」

「這是日本的古老傳說?」

貌似是我誤會了,一色說的不是怪談.

「嘛,總之因為給人感覺不舒服的原因,朋友們都和她疏遠了.甚至還發生過小鳥游同學因為被什麼刺激了而發飆的事件……于是周圍的人都暗地里議論到,是多重人格麼這個……就這樣~」

為什麼會覺得這個話題好耳熟……錯覺麼?

「呼~還以為是什麼更驚天動地的不堪的傳聞呢!要說意外的話是有那麼點兒啦……可我覺得這很普通啊.」

「喂!你……這一點都不普通好不好?!那樣的美少女突然改變性格什麼的……怎麼想都只能是中二病吧?我可接受不了.在我心中,品行端正,博識,純潔的才能稱得上是美少女啊.」

中二病,這個我花了幾個月才將其完全忘記的詞語,再次傳進耳朵時心跳似乎稍微加速了些許.但一如既往全神貫注地討論著妹子話題的一色,並沒有注意到我的異樣.

「……中二病什麼的只不過是傳聞吧,不要太死心眼兒地去相信啊.再說選拔賽只要臉可愛就行了不是嗎.」

「我說……如果萌妹子是中二病患者的話,你怎麼想.」

我會因為受打擊,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一星期……

汗水代替了回答.與被六月的熱浪蒸出來的汗水不一樣,這是油膩的冷汗.

中二病,真的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了麼?

過去曾經是中二病患者的我對此並不抱有強烈的偏見,也不認為這就是不能有的事.倒不如說這就像染上天花一樣是誰都會經曆的病症.只不過要是嚴重得不斷刷新上限值就會有危險罷了,那就跟以前的我一樣了.

可即便如此,也只有我一個人是特殊的.一般人的話頂多只是普通的發作,隨著年齡的增長病症會逐漸隱去,直到有一天完全消失.

就像現在的我一樣,所以像這樣對這種短期病症全盤否定什麼的,冥冥中總覺得還是略微欠妥的.

至于小鳥游是哪種類型的中二病我也不清楚,就算真是處于發作高峰期的中二病,我也有信心能和她交往下去,放馬過來~!不,應該說是熱烈歡迎啊!畢竟她的臉太可愛了.

「還有……讓你有點在意的小鳥游同學的傳言除了剛才說的以外,還有說她是魔法少女,現在的人形其實是黑貓變身以後的姿態什麼的……」

「這種東西我完全不放在心上!因為是中二病才這麼說的吧!?再說了,所謂的中二病患者,本來就是把不能使用魔法也不能變身的自己設定成有這些超能力然後裝B而以.」

「嘛,我們也只是私底下猜想而已.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女孩子的魅力豈不是倍增了嗎~」

「……」我無奈地歎了口氣.

把我的吐槽全部還回來!嘛,如果真能使用魔法和變身,那魅力倍增什麼的,我也會這樣認為呢.

「好啦好啦,先別開玩笑了.把今天咱倆說的事老實點兒埋在心里,要藏得住話哦,兄弟!這可是差不多全部的稀有的小鳥游同學的信息了,說來為什麼有關她的信息都這麼難收集到啊!看來我得開足馬力了!」

「那這些信息你是從哪兒聽來的啊?」

「哦這個啊,其實女生們的資料是從班里的男生和風紀委員的前輩們那里打聽來的.信息時不時會變化,增加,所以靠譜的信息是不能指望誰送來的,所以這些是我四處打聽得來然後作的總結.說句題外話,那些校服亂得不堪入目的家伙往往掌握著較多的情報.嚴抓敗壞風氣的家伙的同時還入手了各種女生的信息,這就是所謂的一石二鳥!」

多牛B的職權濫用啊……

像這樣從男生那里獲取女生限量傳聞的一色,我真想用鄙視的眼神盯著他……一色又繼續說著.

「嘛,富樫的一票投給了小鳥游同學.這樣一來就只剩我了,只要我投下這最後一票,班級的人氣排名就大功告成了!」

已經向全班男生收集了意見啊!多麼可怕的行動力!雖然這點早就習慣了,但打心眼兒里還是有那麼點佩服的,就連要鄙視他的想法也拋到了九霄云外了.

「對了順便問下,一色你投給誰啊?只讓我一個人交待而自己卻保密,不帶這樣的吧?」

「呼呼~我全都喜歡怎麼辦?其實我們班的女生外貌水准都很高喔!應該說全校女生外貌水准都挺高的吧!這所學校本身就是女生居多,那意味著可愛的女生隨處可見也說不定啊.高二,高三的前輩也很美眉喔.尤其是舞蹈部那邊的特別驚豔!那種高水准的美少女集團聚在一起跳舞什麼的,光是想想就讓人興奮得熱血沸騰啊!」

流露出愛和熱情的一色嘰里咕嚕說個沒完.

……到底是有多喜歡妹子啊!有點兒想離你遠些了.

「于是,關鍵讓你覺得可愛的女孩是哪一個完全沒有提及啊!」

「暴露了麼!不是啦,真心覺得全都很可愛嘛.在班里存在感很渺小,幾乎沒有人氣的目加田同學,我也是愛她的,當然,只是那種連為什麼她人氣微弱都不知道的程度的喜歡.但硬要我選一個的話……我會選丹生谷同學.」

「啊~是班長來著?」

確實,在男生當中被戴上了「大姐頭」的帽子.不過對我來說,是屬于和我基本毫無關聯的人.

……嘛,實際上只有我和女生之間根本上毫無關聯.

就連坐在我後面的岐瀨同學也只有在傳遞試卷的時候,順便和她搭了兩句話.

「對,就是班長丹生谷同學.與其說是可愛不如說是我中意的類型.就像我說過的,她良好的品行是個重要得分點.當然,她也長著一張美人臉,苗條的體型加上筆挺的身高,堪稱模特級別的身材.憑這些果斷能得高分.還有不管怎麼說,給人一種和誰都能沒有隔閡地閑聊的感覺!容易搭話的氣質出類拔萃,班長的工作都能盡職盡責妥善處理.從這一點看,我敢說她絕對適合當領導!所以我認為她是很坦承率直的人.看起來也稍微有點S的感覺,那種被迷霧包圍一般的神秘感讓我欲罷不能.嘛,雖然這麼說,其實我還一次都沒去搭過話.」

你到底有多變態啊~!大聲吐槽他也不是不行,只不過這次看到了基友可愛的一面,所以努力壓下吐槽的欲望.

「唔……是呢,就我所見的情況來說,和男生們也相處得很融洽,人氣一定也很高吧.」

「啊是的,班長,不,大姐頭很厲害的喔.不過關于我要不要投她一票這事先待定.這麼說吧,我會基于大家的投票情況決定投誰的.先聽取大家的意見,然後針對可愛女生進行討論.真是開誠布公的選拔賽啊!第二回也敬請期待!順便說下,已經完成了的的人氣排行榜預定將作為禮物送給大家,在此之前,滿心期待地等候結果吧.」

一色說著輕拍了幾下我的肩膀.

「好了,我就在老地方,游戲中心等你!!」

說完就轉身往回走掉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偏離了平時回家路線的我目送著一色離開後,也朝著自家的方向走去.

「唔?話說男生只有13個,女生卻有27個,這樣能投票做出排行榜麼?」

現在才注意到這個問題.

◆ ◆ ◆

次日.第一節課開始前十分鍾.

預備鈴已經響過了,但老師還要一陣子才來,所以教室里依舊很熱鬧.

在這嘈雜的人群之中的我,正坐在教室的中心位置一聲不吭地回想著昨天談話的內容.

小鳥游六花.坐在我前面的女高中生.

一頭美麗的黑色被剪短得再合適不過.讓人有種想從後面摸摸看的沖動.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學校只有女生的校服很華麗,于是最近她因為耐不住夏日的炎熱而把上衣外套掛在椅子上,將袖子卷起一點呈短上衣狀.

不過,那絕不是普通的穿著,而是紅色的格子短裙配上一條很搭的黑色腰帶這樣酷斃了的裝扮.對于服裝方面我純粹是個小白,也不太清楚到底對不對,沒弄錯的話這應該就是人們常說的哥特式腰帶.別具一格的非凡設計讓人想要知道這是在哪兒買的.看起來很重,上面掛著很多十字架的裝飾,似乎是想讓大家認識到這是哥特式裝束而覺得時尚.從椅子的下面看過去是兩條纖細的腿,黑色的過膝長襪給人感覺是和那條哥特式腰帶一起買的.左手臂上從手腕到肘部都被長長的繃帶包住,是受傷了麼?

白色的繃帶和雪白的肌膚交相輝映,更具誘惑感.有這樣美麗的女生坐在前面,還一個人悶悶不樂地煩惱著,變態麼我是.

不!我絕對不是因為薄薄的短上衣隱約能透視和黑色的過膝長襪而興奮的變態!

——夏天真是太棒了靠!

前面的事先放在一邊,坐在我前面位置上的人物,真的跟一色說的那樣性格古怪的人是一個人麼?

入學這兩個月時間里,雖然有點兒不好意思,但還是經常在後面看著她,而且也一起學習過(只是在她後面聽課而已).她沒有過任何異常的狀況,沒有發出怪叫聲,也沒有突然站起來到處走動.

雖然我們只進行過一次交談,但那是因為我沒有找她搭話而已,或許其他人找她搭話還是比較容易的.有什麼內情也說不定.我坐在後面向她投去疑惑的目光.

( 我擦!你丫絕對是色色的目光!)

要不要試一次……找她搭話試試?

這樣想著的時候,臉上突然一疼.

還以為是因為我正在想著搭訕一事,使得神靈降下懲罰——可直接打在我臉上的是書包.

「啊~對不起!……撞到了?」

目光投向已經走過了我座位的人……那是班長丹生谷同學.

丹生谷森夏.

昨天去了游戲中心以後,仍然被熱情高漲的一色不停地灌輸著女生排行的事,所以名字啊姓氏啊全都記住了.

尤其是那些有點兒奇怪的姓氏給我留下了相當深刻記憶.

我從下往上仔細打量她,纖長的身高使人對她的印象更加深刻.

在班里女生中最高,坐著的話把視線往上抬一點就看不到黑板,並排站在一起的話大概和我一樣的或者稍微矮一點這樣的身高.因為男人的自尊我不想和一個女生身高排名第一的人並排站在一起.

和前面的小鳥游截然不同,作為班長,校服穿戴整齊,也沒有任何裝飾品.無意識的看過去似乎感覺裙子有點短.

鞋子是橙色的.貌似在品味方面我只能說一般?因為鞋子的顏色讓我有種違和感.

雖然的確像一色說的那樣,給人一種班長的風范,但我印象中的班長應該是戴著眼鏡,戴著眼鏡的人才是班長,因為那讓人感覺很聰明.

遺憾的是,她沒有戴眼鏡.至于聰明與否……只看臉的話似乎無法判斷.我真心沒有那種她就是班長的感覺.

「啊,不,沒事的.」

「抱歉呐,完全忘記了掛在肩膀上的書包.」

「啊,唔.其實我也是在發呆,沒有注意到真不好意思.」

「這樣嗎?也是呢.」

她抿著嘴,笑意開始在臉上浮現.那是S屬性獨有的嗜虐的笑容.

貌似有種我才是壞人的感覺.錯覺吧.嘛~隨它去好了.

「為什麼發呆呢?」

啊咧?談話還要繼續下去麼?稍微有點意外.我還以為她說完「也是呢.」就會朝著自己座位走去呢.

「誒?啊,是這樣的.第一節是數學課吧?試卷一發下來,心里就會撲通撲通的直跳,想著要是不及格的話該怎麼辦這樣的事.」

「誒~不過通常這樣說的人結果都是安全上壘,太好了呢.」

「完全沒有這樣的事喔,果然和初中是沒法比的呢.」

「對啊對啊~稍微變難了點.不過我感覺你貌似能使用能力什麼的.」

「誒?能力?沒有啦,要是真有這樣作弊的能力我倒是想要啊.」

丹生谷稍微拉開了一點距離,再一次沖我笑了笑,不過這回用的是普通的笑容.

「是呢~哈哈,要是真有這樣的能力多好啊.但是呢,我總感覺你能使用能力啊~嘛,差不多要上課了,拜!」

丹生谷說著朝著自己的座位走去.

嘛,雖然和女生像這樣談話是第一次,我多多少少還是認同了一色說過的話.

一瞬間被秒到的超S笑容先不管,值得一提的是如此輕松地制造出和誰都沒有隔閡的談話氛圍.雖說我的事跟她無關,但我覺得能這樣讓對話繼續下去什麼的也是件很厲害的事呢.況且這是我再怎麼努力也學不來的.換做是我的話,大概就只會道歉,然後回到自己的座位而已.

但為啥我會被懷疑擁有特殊能力?是認錯人了麼?好吧,這種事無所謂.

在這樣的談話後,正式上課的鈴聲響起,老師同時進入教室走上講台,用稍大的音量說道.

「安靜安靜~雖然快了點,但還是先把試卷發下去.啊哈哈~高中以來的首次考試可能稍微有點不妙喔~?特別是把數學丟在一邊不管不問的~有可能被干掉喔.」

陰森恐怖的情緒頓時籠罩著全班.在上課之前安靜下來的教室又喧囂起來.

能把這樣可怕的事,面帶微笑在輕松的氣氛下說出來……什麼老師啊這是.

和搞怪的的入學典禮一樣,老師的自我介紹也一樣不靠譜.

「無論何時都要熱情高漲,這是我的原則!」她是把這樣的口號大聲吼了出來,然後付諸行動的女老師.

雖然身穿相當普通的西裝,但是從容貌,身高來看,似乎還要比我們高中生更年幼一點的.這就是我們班的班主任兼數學教師——九十九七瀨,看來她今天也精神飽滿呢~

順帶一提,同學們大多叫她七七.其實我也在沒人的地方這樣稱呼過~.

「誒~七七不要啊,肯定掛科什麼的絕對不要啊!」

「補考什麼的不要啊~!」

于是從後方傳來了男生殺豬般的慘叫聲.

「好啦好啦~不要說喪氣話嘛.學習什麼的只要用功了就會有好成績的,尤其是數學呐,就算這次考砸了,我也會好好教你們的,只要努力跟上來就完全沒問題的!掛科了要補考的也要加油哦~!」

我該不會也是補考的其中一個吧?!

雖然這樣想著,不得不說高中數學比起初中來難得恐怖,但七七的教學方法讓人很容易的就掌握要點也是事實.

雖然對丹生谷說過在擔心成績,但至少我也以我的方式努力過了,其實還有點期待能拿到好的分數.假如過關了的話,還是不要給丹生谷看的好.

「那,按順序上來拿!大津!」

大家按著七七點名的順序逐個離開座位走上去.

有高興的,當然也有失落的,大家對高中首次考試的成績抱著亦喜亦憂的心態.

在小鳥游被叫到拿了試卷以後,下一個不用想就是我.

我站起身,和小鳥游擦肩而過朝著七七走去.

每向前一步,緊張感都會增加一倍,這個令我緊張的發試卷過程即使到了高中也沒有發生改變.

「……!!!」

對拿到手的答案用紙不由自主地又看了一次.糟糕!這個分數!我到現在為止得過這樣的分數麼?!

不……沒有~!!我想起了小學時,自己的最高分是88分.而現在的答案用紙上,在我名字的旁邊有著赫然的用紅筆寫下的95這個數字!

呼~學習好的老子帥爆了!

我得意忘形地拿著答案用紙,像是抱著祖先留下來的寶物一樣,准備回到座位上.

准備回到座位上,雖然是這樣想的,但在我和我的座位之間突然豎起了一堵"牆壁".

怎……怎麼回事?,

從"牆壁"那邊飄過來的毛骨悚然的氣息讓我猶豫是否還要前進,可……可怕!

想著要悄悄地繞過這"牆壁",把身體橫過來,在繞過牆壁的瞬間——對,我犯下了十分嚴重的錯誤.

被這不詳的氣息壓抑下的我,神經緊繃.于是悲劇發生了,在教室里回蕩起干脆,爽快的落地聲.

「do de——n!」這樣的感覺.

笑聲轟然在教室里炸開來.糟糕……出糗出大了……!

我聽見從耳後傳來了「喂~沒事吧?」這樣的,七七溫柔的聲音.但因為太囧所以干脆當做沒聽見.

由于摔得太華麗,所以調整姿勢也很困難.在把臉抬起來的瞬間,我很榮幸地獲得了「lucky色狼」的稱號……

擋住我視線的是,巨大的"牆壁"——小鳥游,  她短裙的里面,男生最喜歡,被稱為視覺藝術的魅惑的三角,看到了.

「啊」

正好,轉過身俯視著我的小鳥游和只有臉朝上的我視線交彙了.

不用多說,小鳥游也察覺到了胖次被看到的情況.啊~那個,對不起!

像這樣在心里道了歉.小鳥游一如既往的無反應,無表情,然後放棄了牆壁的職責坐了下來.

然後我也站了起來,散發出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發生的氣場,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看著坐在前面稍微有點俯身的小鳥游.

呼小鳥游喜歡黑色的嗎?(胖次果斷是黑色的?——BY零)

不,不,不對不對.她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麼?

普通的女孩的話一般會「看,看見了?殺死!」或者「沒有能給你看的胖次哦!」或者「這才不是胖次,所以一點都不難為情」,像這樣說上一句什麼別扭的台詞才對.

但是,小鳥游就這樣的無反應,無表情.

對有時候看起來稍微有點成熟的小鳥游來說,被剛入學的高中男生看見胖次一次兩次什麼的完全不算一回事麼————這樣的感覺也不是沒有.

但是,像是巨大的牆壁那樣呆然地站著的小鳥游,看起來非常寂寞,好像現在就要哭出來的感覺.

也可能是因為考試的成績不好或者沒有與之分享考卷發還時亦喜亦憂的心情的朋友,是這樣的理由也說不定.

嘛,這樣的事我來擔心也毫無用處,雖然想要這樣想.但是因為剛剛發生的事,這里應該提起勇氣去問「怎麼樣?分數.」,或許

意外的能搞好關系也說不定.

然後,果然看到胖次的事也需要道歉.——(如果不知道胖次是什麼的話我也無能為力——BY零)

也聽說過對于女生來說被看見胖次相當于男生的那個被看見了一樣的難為情.在游戲里聽說的.——(原文就是那個,我也不知道那個是哪個——BY零)

抱著這樣的想法考慮著,仔細尋找著搭話的時機

正想搭話來著但是今天的我貌似無法把握住搭話的時機.

「啊啊!?唔~眼睛啊!」

突然,前面的小鳥游兩手按著右邊的眼睛,倒在了課桌上.

「啊啊哈哈」

一瞬間,到底發生了什麼,頭腦混亂到無法判斷.不知為何身體卻自己動起來了,跑到小鳥游的座位上「沒事嗎?」這樣提問,

但是沒有回應.

異常的聲音持續的在教室里回蕩.

班里的人都被這聲音嚇到了.

但是,僅僅是被驚到了,沒有一個人出聲詢問.

這是事發太突然所以大家都沒反應過來,還是驚訝過頭聲音發不出來,或是全班都很薄情,亦或是小鳥游沒有朋友,原因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是,我對全員都沒有發出聲音而感到憤怒.

不是很奇怪嗎?就在眼前,班級里有人因為痛苦而倒下了誒!

可惡!這是什麼氣氛啊

「老師!我帶她到保健室」

不等小鳥游做出回答,拿過她的右手放在肩膀上

「要走了哦~」

「唔~~嗯」

好像眼睛還是很疼,左手仍然壓著右眼.像是被我拉扯著一樣跟著我走著.

「啊唔,抱歉,沒事吧?稍微被嚇到了,那,富樫君,拜托了」

七七好像是真的被驚到了,現在還保持著眼睛變成點狀的狀態目送著我們.其他的家伙到底是怎樣呢?稍微有點不明白了.

上課開始十分鍾,考卷發回還沒結束,我和小鳥游離開了教室

從教室出來,向著保健室前進的途中.4樓和3樓的樓梯轉角處,被我拉著的小鳥游突然

「啊啊!開始共鳴了~~~眼睛」

這樣喊著,然後手放開了我的肩膀倒了下去.

為了防止她摔下去,我伸出左手想抓住小鳥游的身體,但是沒有成功,我的左手抓到的是小鳥游那小小的膨脹起來的部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嗎!?獨占了「lucky色狼」稱號的我,裝作沒注意到然後把左手[咻~]的轉移到小鳥游的肩膀上.轉變成正好抱著小鳥游這樣的姿勢.

這樣的話,再加上眼鏡我就能體驗[那個世界]一樣的situation[情境](注釋:其實這里應該是有個梗,我真找不到對應的作品.)

不,什麼都沒有,單純的妄想啊.

「沒,沒事吧?是帶著眼罩的那邊吧.」

「唔你是你嗎,和我共鳴的」

貌似話語傳達不了.我也不是對女孩子有免疫力的人,在這種對話傳達不了意思的時候要怎麼辦我也不知道.

「啊,誒,噢,什麼來著,是啊吧」

喔~,自己都要嚇一跳的回答.肯定搞砸了,話說,共鳴者是什麼啊.

但是小鳥游好像理解了什麼一樣抓住我若無其事滑出去的左手.

「這樣果然.你為了找尋你我獲取了幾霜星的刻印我,現在,存在于這里,為了找尋你.」

像這樣對著我說起話來了.

嗯?

等等等等,這種台詞.

我知道這種台詞,無端的用各種難以理解的詞語隨便混在一起說話,然後那無用的領導一樣的說話方式.這個是難道是

「哦~謝謝啊,比起這個眼睛沒事了嗎?」

把對話還原到起點試試.如果她是和我想象一樣的人的話————對話是不會成立的.

「我的眼睛.想看嗎?」

看吧:我問的是有沒有事,回答卻是想看嗎.也不是不想看,是不是有什麼特殊之處也很有興趣.

但是呐.

我稍微有點明白了.這個與我面對面的女孩恐怕是,中二病啊.

沒錯,跟情報一樣.一色所說的傳言升級成了事實.

但是啊,我到底該怎麼辦啊.

就算是現在進行時的中二病患者對我來說也是OK的~,怎麼應對也是完全了解的.稍微的對中學時期我周圍的家伙們的心情,有了一些理解.

怎麼回事呢,這個朦朧的感覺.總而言之,選擇把對話成立是這個場合所需要的,我是這樣想的.

「啊~~啊啊,眼睛到底怎麼了?」

「好吧.」

這樣說著小鳥游把手伸向眼帶,露出一層像是漂白過一樣雪白的肌膚.然後那里,像是至今為止都沒有見過的黃金鄉的入口一樣閃閃發光.

倒不如說其實是金色的隱形眼鏡.稍微一點,不,很是被嚇了一跳.金色的眼瞳和另一邊漆黑的眼瞳一起凝視著我.

「好好厲害!」——的彩色隱形眼鏡?

剛想這樣失禮地問道,但是重新想了想還是不要問了比較好.這難道就是曾經中二病患者的愛?

「這樣一來就與汝契約完成了.」

「什麼契約?」

「與我的邪王真眼對視就是契約之證.汝與吾,現已被締結的契約連在一起,今後也」

原來如此!完全和以前的我同一類型的中二病.

然後,邪王真眼!?

契約過程這麼短也讓我很吃驚,但是對話內容實在是跳躍得太快了,以至于我嘴巴張開都合不攏.

但是,貌似想說的內容還有很多很多,太恐怖了啊.如果就這樣繼續下去的話,跳躍式內容的談話就會這樣不斷的持續下去吧,所以我把手伸向小鳥游,打斷了對話.

「稍微等一下!」

呼如果不在這里換口氣的話,我也會陷入再發病的危險情況.喉嚨里「什.麼?汝就是我的契約者麼?竟然距離如此的相近.來吧,現在要做什麼呢?一起毀滅世界如何!」這樣的台詞就要溢出來了.相當糟糕啊.

但是,不行的.我已經從中二病畢業了.不能在這里再次發作.

過去的經曆只是想起來就會害羞到想去死的說,現在怎麼可能再重複同樣的經曆.所以,稍微有點可憐,但是這個意思還是要傳達給她

「抱歉啊!我已經畢業了.」

「畢業?」

稍微取回了一點冷靜.有點疼的邪氣眼系中二病也被壓下去了.(疼=2B,下文中疼同樣是這個意思)

「啊啊.我在兩年前也和你做過一樣的事.所以我知道哦.雖然把自己的設定強硬的解說給別人聽,是一件很快樂的事.但是作為前輩的

意見,這種事還是早點收手吧.」

小鳥游說的話,想做的事,我認為自己是打心底里理解的.自我設定的樂趣,自我設定被人所接受時的樂趣,我也是知道的.但是,不想

讓她和我走一樣的路.

對,我也曾經做過使用自己的設定然後用很疼的行動來給別人制造麻煩那樣的事.

那是中二病最大的問題,我是這麼覺得的.回想起來才覺得這是個大問題,在上課途中用很疼的行動擾亂課堂是十分需要反省的行為.「別過來~~唔啊……」這樣在上課中大叫的我,你(這里的你指的中二病的自己)才是,不要來上課啊!這樣的話是現在才有資格說的.

嘛,如果是不會給別人帶來麻煩的行為的話,那是自己的自由,我就是這麼認為的.但是不給他人帶來麻煩是很難的事情,不是嗎?

就我自己的經驗來說,正在發病中的人是很盲目的,猶如被什麼附身了一樣,什麼事都是自我中心的,根本不會覺得這樣做不合適.

然後,她會變的和我一樣被他人疏遠.和我一樣的邪氣眼系中二病.該說是屬于同一種病麼,還是說感到有點同情呢,這可能才是小鳥游所說的共鳴者吧,是與以前的我這麼的相似.

所以不知為什麼總有種,小鳥游會做出給他人添麻煩或者擾亂課堂這種事也不奇怪的感覺.這可能只是我的推測,但是如果真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想到小鳥游事後會像我一樣後悔的話就覺得非常可憐.要是短暫的高中生活成為了黑曆史的話果然是很悲哀的.

還有,因為我是原中二病患者所以才不會覺得麻煩,于是就有了在其他的受害者(?)出現之前做點兒什麼的想法.

為小鳥游做點兒什麼.

所以我這麼對她說了,雖然台詞可能有點兒中二風格.

「所以呢嘛契約還是免了吧,如果想依靠我的話倒是沒問題的.」

果然不能放著不管.雖然不是前輩,但是這家伙給我一種後輩啊,或者妹妹什麼的感覺,中二病的.

「但是.契約已經完成了.」

「啊~誒?真是強硬的契約啊」

稍微有點麻煩也說不定.到底有多執著啊.

「總之,先去保健室吧.」

「那是老子的台詞啊.」

強行被設定的契約還是保留著,小鳥游站了起來,把有點幸運的我放著不管,啪嗒啪嗒的走下了台階這不是很精神麼!

「到底做了什麼?力量過渡使用了麼?」

「啊啊~某種意義上也是.其實我只是想去保健室睡覺.」

因為別的原因有點頭暈了.我也想去保健室小睡一會,這樣想著的我,也追在小鳥游的身後快速的朝著保健室走去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第00話 講述序言的我帥呆了     下篇:第一卷 第02話 稱為幻想的怪物就在眼前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